<code id="smqmm"></code>
  • 虎躍轎車托運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分類
    聯系方式

    聯系人:張經理
    電話:400-087-6768
    郵箱:service@lylvran.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看托運人的貨運索賠訴權

    編輯:虎躍轎車托運有限公司  時間:2015/05/11  字號:
    摘要:看托運人的貨運索賠訴權

     2005年8月30日,原告與OSAKA公司訂立貿易合同,青島轎車托運約定OSAKA公司向原告訂購一批灰色萱麻布,價格條款為CIF神戶,付款方式為100%交付前電匯。原告委托山東省煙臺國際海運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簡稱煙臺上海公司)出運上述合同項下貨物。涉案貨物原定裝載“RYOGA”輪第0539E航次出運,但因發生漏裝,實際由“HELENE”輪承載出運。根據原告的要求,煙臺上海公司將該批貨物安排為目的港電放,并于2005年9月30日出具了電放提單。根據電放提單中記載:承運人為山東省煙臺國際海運公司(以下簡稱煙臺公司),煙臺上海公司為煙臺公司的代理人。10月11日,煙臺上海公司通知原告,包括原告托運貨物在內的23個集裝箱在日本大阪被發現受到了船上泄漏燃油的污染,受污染的集裝箱將被運回舟山進行清理。11月28日,煙臺上海公司通知原告,涉案貨物已安排運回上海,請原告憑保函前往辦理提貨手續,并在堆場會同煙臺公司的保賠協會-中國船東互保協會拆箱進行對貨損的聯合檢驗。12月,原告取回了受損貨物,并與中國船東互保協會委托的北京中英衡達海事顧問有限公司分別在上海華發堆場和江陰市大唐紡織品有限公司倉庫對涉案貨物進行了檢驗,共同確認原告托運的91包萱麻布中的60包(600碼/每包)被燃油污染,其余31包在第二層未被污染,60包受損貨物價值為28968.19美元,殘值為412美元,涉案貨物受損金額為28556.19美元。[NewPage]

      2006年1月20日,中國船東互保協會在給原告的函中表示涉案貨物受損的原因是由于“燃油管路的法蘭松動導致的”。但兩被告迄今未提交關于涉案貨物受損原因的檢驗報告。庭審中,原告確認已經收到了收貨人T.Singh公司為涉案合同支付的貨款,但由于涉案貨物受損并被退運,原告為履行該合同又另行發送了一批貨物給T.Singh公司,并當庭提交了T.Singh公司確認已收到原告替代貨物的確認函。

      另查明,煙臺上海公司系煙臺公司在上海設立的分支機構,不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煙臺公司在庭審中確認煙臺上海公司有權代表煙臺公司簽發涉案提單和處理涉案貨物受損事故。煙臺公司在庭審中表示自己系“HELENE”輪的定期租船人,并非該輪的登記船東。

      爭議焦點本案的主要爭議焦點有三,即原告是否具有本案的訴權、原告是否有損失以及承運人對涉案貨物的損壞是否可以免責。

      關于第一個焦點,涉案貨物在運輸途中受到了污染,由被告退運回中國由原告取回。原告作為涉案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的托運人和實際收貨人完全有權對承運人提起運輸合同違約之訴?!?000年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中的CIF術語并無強制適用力,買賣雙方完全可以在買賣合同的實際履行過程中對風險承擔做出變更。此外CIF術語并不涉及貨物所有權的歸屬,原告在本案中選擇的是運輸合同違約之訴,原告是否具有貨物所有權并不影響原告在本案中的訴權。

      關于第二個焦點,原告雖曾收到案外人T.Singh支付的涉案買賣合同的貨款,但由于涉案貨物在運輸途中發生損壞并未運至原定的目的港,而是由承運人退運回國內交還給了原告,原告為此重新發送了一批新的貨物給了T.Singh公司,因此原告收到的T.Singh公司貨款的對價應是T.Singh公司收到的新的貨物,而本案受損貨物的對價原告并未取得。因此涉案貨物受損后的價值損失仍是實際由原告承擔的,原告有權要求承運人對此予以賠償。[NewPage]

      關于第三個焦點,煙臺公司主張涉案貨物受損是由于“HELENE”輪上燃油管路法蘭松動導致漏油致涉案貨物被油浸泡受損,而該輪是一艘新建船舶,管路法蘭松動應屬承運人“經謹慎處理仍未發現的船舶潛在缺陷”。在本案中,煙臺公司對于涉案貨物的受損原因只有其單方面的陳述,并無任何正式的調查結論可予佐證。因此,煙臺公司對于涉案貨物的受損原因尚未能舉證證明,更無法證明貨物受損原因確屬承運人可以免責事由。煙臺公司應對其承運人免責這一主張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此外,煙臺上海公司是煙臺公司的分支機構,不具有法人資格,在本案中是煙臺公司的代理人,因此,原告要求煙臺公司和煙臺上海公司對涉案貨物的損壞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并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款,第五十一條、第五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被告山東省煙臺國際海運公司應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湖南華升工貿有限公司賠償貨物損失28556.19美元;對原告湖南華升工貿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訴。經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認為,青島轎車托運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一條:今年新疆阿拉山口鐵路口岸站出口貨物運量較去年同期增長3.6% 下一條:香坊物流產業成經濟發展新“引擎”
    途牛配资网
    <code id="smqmm"></code>